「bf88唯一网站」「两会访热点」独生子女护理假,山东该有了!医院可否设立无陪护病房?

发布时间: 2019-12-29 13:30:14

「bf88唯一网站」「两会访热点」独生子女护理假,山东该有了!医院可否设立无陪护病房?

bf88唯一网站,25日晚

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教授侯桂华

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侯风云

来到本报、速豹新闻、鲁网共同打造的融媒报道平台

就读者和网友关心的独生子女护理假、

无陪护病房的设立谈看法、说建议。

独生子女护理假建议已经进入委员提案。

独生子女护理假

山东商报新媒体记者: 随着入冬以来流感爆发,独生子女家庭遇上了难题,孩子感冒需要看病,孩子好了又传染了老人,夹在中间的独生子女们既要照顾家人,还要兼顾工作,疲于奔命。读者姜勇进先生致电“民声连线”88197600,建议山东设立独生子女护理假。对这个事情,两位委员有什么看法?

侯桂华:我觉得这个假期非常有必要设立,为服侍生病老人设立的独生子女护理假,应该是对独生子女群体的关爱和补偿。

侯风云:独生子女政策实施了36年,涉及的人群范围较广,出台独生子女护理假的覆盖面也很广,几乎每个家庭都能从中受益,而且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已经步入老年了,他们的身体比较容易出问题。我也建议设立独生子女护理假。

山东商报新媒体记者:现在国内已经有八个省市相继出台了独生子女护理假。八个省市对于假期时间的规定也不尽相同,如果山东省设立的话,假期多长合适?

侯桂华: 我了解到各地的政策基本都是10-20天,而且是带薪休假,我认为山东省可以将时长确定在两周左右。15天左右的时长既不会为用人单位增添过多负担,也能基本满足独生子女照顾老人的需要。这两周时长是每年累计的时间,可以根据父母的病情分多次申请,父母身体健康就不需要休这个假期。

侯风云:假期长短可以讨论讨论,根据各个家庭的情况。

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教授侯桂华

山东商报新媒体记者:黑龙江省出台的政策既规定了独生子女每年有20天的假期,还规定非独生子女也享有10天的假期。

侯桂华:将这一假期限定在独生子女群体更合适。一碗水端平,都设立假期就是一种“泛关爱”,反而会削弱在关爱独生子女上的效果。

侯风云:我看现在外地的政策都有父母年龄60岁的限制,也就是说,父母满60岁生病,独生子女才能使用护理假,我觉得这一点值得讨论。我的学生里就有因为父母重病影响学业的情况,学生的父母还不到60岁,但是同样需要子女照顾。我认为,只要是独生子女,且父母生了重病,就应当允许休假,对父母的年龄不需要设置限制。

山东商报新媒体记者:一说带薪休假,可能有些企业就要“头痛”,如果出台独生子女护理假,如何保证落实到实处?

侯桂华:要落实好独生子女护理假,就要建立严格的制度,颁布相应的细则,通知到每个单位和每一个人。这一假期不仅要设立,更要保障实施。需要有配套奖惩制度,比如说将实施情况纳入单位负责人的考核体系以及单位精神文明奖的评选中等等。

侯风云:要落实这一政策还要充分发挥新闻媒体的作用,通过正向引导提倡民众合理休假。企业如果做得好,要对他们进行表扬鼓励,企业的劳资关系改善,就会推动企业更好地进行生产,诚信经营。

医院可否设立无陪护病房

山东商报新媒体记者:同样是因为照顾孩子和生病老人的疲于奔命,本报读者和网友还建议医院设立“无陪护病房”。

侯桂华:按理说医院病房就应该是“无陪护”,三十年前我在医院实习的时候,没看到这么多病人家属,病房很安静;现在这反而成了问题。一方面现在家属扎堆的现象,对病人和医院来说都是负担,人流密集容易造成交叉感染,产生新的隐患;另一方面,家庭结构的变化,一对小夫妻要照顾4位老人和1-2个孩子,还要工作,着实忙不过来。住院期间日常护理就应当由护士进行,有特殊需要的时候打电话叫家属过来就可以。家属在病人身边实际上起到的是只陪不护的作用,吸痰、导尿等护理工作都需要专业知识,而很多家属请的护工只经过简单培训甚至没有经过培训,在陪伴上的作用也远远不及家属。

侯风云:在无陪护病房上,我觉得可以“两条腿”走路。确实有需要的,忙不过来,可以自愿选择无陪护病房;但同时有些病人家属可能不那么信任护理人员,不让家属看护他们还不放心,甚至怀疑医院这么做是不是想多收钱。基于当前相对紧张的医患关系,我建议对病房进行细分,是更为可行的方法。医院可将一部分病房设为无陪护病房,家属有时间有能力照顾病人的、可以住普通病房,其中无陪护病房的收费可以更高一些。

山东商报新媒体记者:我记得在2008年、2009年的时候,省里曾经出台过一系列的政策推这个无看护病房。我记得当时我去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采访,确实是医院里没有病人家属。护士承担的工作非常多,她们要负责给病人剪指甲、喂饭、洗头发、翻身等等,非常繁忙。病人有什么疑问,也可以第一时间请教护士,得到专业的回答。

侯桂华:1978年国家就提出病床与护士的配比应当达到1:0.4,这个比例到现在都没有达到。护士数量太少,新增护士的成本,医院又难以负担,现有护士难以完成全天候的陪护任务,这是无陪护病房难以推行的重要原因。但不是不可解决,医院可以设立“助理护士”岗位,虽然他们不能做特别专业的护理工作,但是比起一般的护工,他们需要接受更多培训。医院甚至还可以与正规家政公司合作,用专业的家政队伍作为补充。

侯风云:专业的护理收费和家政工价格的较大差异,也会对专业的护理造成冲击。护理费标准应当参照劳务市场中护工的费用,按照市场规律制定。护理费用的确定还要考虑护士的专业性以及所承担的责任,综合各种因素与物价部门进行协商。

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侯风云

山东商报新媒体记者:这也是我要说的一个问题。前段时间我又去医院调查了一番,发现曾经那么红火的无看护病房,已经没有医院愿意开了。根源恐怕还是成本倒挂的问题。像一级护理费才是60元/天,而现在从家政市场请一个普通护工也要150-200元/天。这样的收费标准难以支撑医院的运转。

侯桂华: 建议在护理收费上可以做一些调整,具体项目上也要细化收费,导尿多少钱,吸痰多少钱,都应该细分,而不是像现在一刀切,一算就是一天。还可以按照疾病危险性的时段来划分,术后七天内的护理费用高一些,康复期的费用低一些,急症、重症的护理费要升上去。建议对于这部分费用,可以允许使用医保支付一定比例。

侯风云: 我算了一笔账,按照当前护工的价格,一个月的护理费用需要五六千元,这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很难承担,要推动医养结合,把更多问题交给社区卫生机构来解决。患慢性病或者处于康复期的病人最好在社区或者家里护理。老人们对家庭环境比较熟悉,对医院比较陌生,让社区医生进家庭,既有利于子女陪护,也为他们减轻了经济负担。

侯桂华:老人从大医院回来,下面要有医疗机构接管。要让医养结合实施得更加顺畅,落实分级诊疗是关键。社区卫生服务机构配备更专业的医护力量,让老人在家就能看病,就会减少因小病、慢性病而产生的住院陪护的问题。

侯风云:家庭医生体系的建设很重要,应构建更完善的病人档案网络,让社区医生及时全面了解附近社区的居民健康状况。构建好家庭医生网络,老人不舒服的时候在家按一个“按钮’,社区医生就能收到信息,发展这样的体系很有必要。

山东商报新媒体记者 杨芳

实习生 邹元德

摄影记者 赵天羿

整理 王莹 张同霞

山东商报新媒体编辑 崔妮娜

领导说了!

你点山东商报一个

小编的工资就涨五毛!